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大医传承 中医论坛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大医传承 中医论坛 門戶 辟穀 查看內容

郭生白談辟穀

2011-7-13 20:40| 發佈者: jack| 查看: 1578| 評論: 0|原作者: 郭生白|來自: 本能健康網

摘要:   “辟穀”這個字,大家可能也有不大習慣的。我今天用這個“穀”是為了說明這是五穀,作糧食講的那個穀。還有個是“山谷”的“穀”。如果我們要用這個“穀”,我們避山谷,說不過去。這是中華文化。我們既然是說中 ...
  “辟穀”這個字,大家可能也有不大習慣的。我今天用這個“穀”是為了說明這是五穀,作糧食講的那個穀。還有個是“山谷”的“穀”。如果我們要用這個“穀”,我們避山谷,說不過去。這是中華文化。我們既然是說中華文化,我們去用這個“穀”說不過去。我也不知道當初誰把那個“穀”換過來的,不管他怎麼想,我認為這不算是個正確的,把中國的文化、中國的語言、中國的文字一筆就給抹殺了。起碼今天我在這兒跟大家用這個“穀”來談“辟穀”。
  辟穀是從哪兒來的?大家都知道是道家、釋家有辟穀,儒家也有辟穀。那麼這個辟穀是從哪兒來的,是哪一家的?我告訴你,是醫家。只有醫家,後來被道家拿去了,他又加了一些解釋。有很大一部分人認為辟穀是道家的或者是佛家的,這個沒有關係,道、佛、儒、醫都是中華民族文化——一個核心、四個體系,這是沒有疑義的。
  今天我要說辟穀,我要把辟穀的一些內容用醫家的思維解釋一下。我為什麼要解釋它?因為呀,對於辟穀的理論從一開始到今天有許多的說法,尤其現在,跟外國的斷食療法又結合起來說我們的辟穀,這是大錯的一件事情。這其中就有“你看,外國也怎麼怎麼……”,我不知道別人什麼意思,這是一種什麼感情?我問你一下,外國人哪一個大家可以來解釋一下我們的辟穀?我相信總有人敢說,但是我可以說你說不對。為什麼呢?因為辟穀是我們這個醫學在早期的時候發現的一個智慧。發現了一個什麼智慧?一個養生的智慧,一個祛病的智慧。這就是我屢次說,中醫治病不是用藥治病,是用智慧治病。今天我要說的辟穀正正是中醫最早的一個養生治病的大智慧。我強調一下,加一個“大”,為什麼是個大智慧?因為從皇帝到貧民是平等的,都是用不吃穀類,這是第一。誰想做就做,不用財富,你至富我赤貧,我們一塊兒辟穀,不一定是誰得到的好處會大一些。是人人都可行,不用錢用智慧能把大病治好。什麼叫大病?西方人說終身服藥的病,咱們叫大病行不行?我不是在這兒胡說八道,這一點兒我敢保證。可以養生。這算不算一個大智慧?智慧不是錢,不是富有,也不是赤貧。智慧是生命,生命的智慧是最大的智慧。辟穀恰恰是這麼一個大智慧。在過去,這個智慧是在極少數人手中掌握、享用。平民百姓不用辟穀,用不著辟穀,一年半饑半飽的生活,那有什麼辟穀的必要啊?社會就形成了那麼一種狀態,什麼人辟穀?養尊處優的人。
  說它為什麼是個大智慧?剛才我說的那個以外,還有一個東西,大家都聽說過,可能也有人見過,人死以後不用防腐藥身體不腐,什麼原因?辟穀之後做到的效果。為什麼?你認為這個題目很大,有人跟我談這個問題,這麼大一個題目,這些年外國科學家都理解不了中國人為什麼不用防腐藥屍體不腐啊?說:肯定屍體裡頭有東西,解剖。解剖過,沒有,什麼都沒有。茫然了,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兒。上幾天有一個人跟我談辟穀,說“京東有一個老太太,活了一百幾十歲,死後身體不腐,你見了嗎?”我說“我沒見。”“你知道他吃什麼?”我說“我不知道。”“她吃朱砂。”我說“朱砂是毒”。“對呀,所以她屍體不腐呀。”從這個事情裡邊我們知道一個事情,只要是屍體不腐就必然有防腐劑,他就不信沒有。我說他這個智慧呀,充其量也不過這麼大。比外國人哪,一點兒也不大,一點兒也不小。我沒有瞧不起外國朋友的意思。我今天就說辟穀,哪位要能來解釋,我向你三鞠躬。你解釋解釋為什麼不腐,它為什麼沒有防腐劑就不腐?你說個大家都聽著對的。這是中華民族的文化。
  我說這句話,什麼是辟穀?不吃飯,不吃五穀。道家說我們身體裡頭有三屍蟲。我猜測就是三種讓屍體腐爛的蟲子,這個蟲子是五穀所生,辟穀三屍蟲就沒有了,所以屍體就不腐。說你拿三屍蟲來我看看,誰也沒拿出來過,但是這是一個說法。這個說法對不對?我說對,但是我們不要忘記這是兩千年以前的歷史做出來的解釋,如果我們今天還用三屍蟲來解釋,那我就不能苟同你是對的。這兩千年不能白白過去,一切都是要更新的。這裡頭又包含著一個理論,三屍蟲既然是使屍體腐敗的那個活東西,這也是西方人說一定得有防腐藥的根據。我給人家拿出根據來了,就得有防腐藥。那麼是不是宇宙之中只有這一個道理呢?我說不是。一句簡單的話,防腐劑可以殺死使有機物腐敗的那些活性的物質,屍體不腐。如果屍體裡頭沒有使有機體腐敗的那個活東西呢?還用得著防腐劑嗎?我們的辟穀不是光不吃五穀,有一個東西是要吃的,你叫它茶也好、叫它粥也好,你把它弄成方塊的、圓的,說它什麼也是一樣。為什麼要吃這個?甭管佛家、道家,誰要不吃飯也是餓,兩天不吃飯餓得很,三天不吃飯饑餓難忍。到忍不住了就要放棄。聰明的中國人就發現了有這麼個東西,我們把這個東西吃了不餓了,哎,一天不餓,兩天也不餓,三天不餓……往後數吧,不吃飯,不餓,就吃這麼個東西,不餓了。什麼東西啊?不告訴你。你要不信,你說說什麼東西啊?他不告訴人。誰知道啊?師父知道,師父有一百個弟子,只告訴了一個,那九十九個都不知道。只要是有幾個人知道,總有洩密的。我說可能,我不能佐證,師父說 “我死了以後,你把它傳下去,傳給大家。”趕師父走了以後呢,這個弟子不聽師父的話,他不傳。這個問題不管怎麼說,現在我肯定地說,這個東西已經傳下來了,但是沒有廣泛地傳到大家的心裡頭去。我補充這一點兒,這一點兒我沒說完,我留到下面一塊說。
  我接著往下說,辟穀為什麼是養生祛病的大智慧?這一點你肯定沒聽到過。為什麼我知道你沒聽到過?我怎麼能知道你沒聽到過呀?是人沒說過,你怎麼會聽到過呢?今天我不管他對不對大家說,我對大家說,辟穀為什麼是養生祛病的大智慧。你看看,我們現在,尤其現在,這個時代有一個特徵,看電視看報紙看雜誌……甭管什麼,平面的、音像的都算,一說就是吃什麼,有這個特點沒?什麼什麼營養高,什麼什麼含什麼,這個東西會對人怎麼怎麼好,吃呀,哪個如何如何好,吃呀。反正是吃呀吃呀吃。有的病人問我“我這個病吃什麼好?”我說“咱光知道吃,咱不吃什麼,行嗎?”如果說吃,吃啊吃的腦滿腸肥、大腹便便,接著是什麼呀?最容易發生的是高血壓、高脂肪血、動脈硬化、大血管病、心腦血管病、周圍血管病、微血管病……這一群血管病,直接、間接出來了多少病?脂肪肝、腎小球硬化、前列腺肥大、心臟冠狀動脈粥樣硬化、腦栓塞等等多少病,哪一個病不是終身服藥?還要談吃啊吃啊吃,哪好吃,這怎麼辦呢?你再吃什麼能把病吃好了?他說了,你看,別吃了,終身服藥,吃藥吧。這不是個悲劇嗎?高血壓病怎麼治啊?終身服藥。辟穀,特別對這個病效果最好,能治癒。你看不用花錢、不用吃藥,就用不吃飯,不是光不花錢還省錢,好了病了,也不吃藥了,你能說不是個大智慧嗎?比方說,這辟穀有這個效果,你別看不吃飯了,軀體豐滿的、體重超標準,越超的多效果越好,一辟穀,逐漸的平衡了,平衡了和你吃減肥藥不一樣,你吃那個藥是吃出別的病來,比肥胖還嚴重十倍的病給吃出來了,你一點兒勁都沒有,一肚子煩惱。這個呢?體重下去了,體力上升了,精神上升了。我聽他們說“我老想唱”,辟出這麼一個好心情來。你不用覺著稀奇,這個道理很明白,我一說你就懂。她說“我老想唱,我可高興了”。這是為什麼?一會兒我給你說這個機理,我用西方醫學的理論來給你解釋這個機理,行不行?這是辟穀。我就說,它是個治病的、養生的大智慧。說我瘦,我也沒勁,也辟穀啊?可以,你這個辟穀得按照真正辟穀的思維,不是現在這兒也辟穀,那兒也辟穀,我收八千你收一萬,不是這麼回事兒。中國人從來沒在這方面謀過個人的私利,這是個傳統的東西。我不排斥現代人得吃飯,古代人也吃飯,不是因為說我得吃飯哪,解釋不了這個問題。所以我要說清,瘦人也可以吃辟穀藥。瘦人辟穀是要吃飯的。瘦人吃了辟穀藥食欲大振,饑餓感增強就要吃飯,很快精力增加,你的軀體豐滿了,反倒增重了,你健康了。少吃一點飯,但不要吃的太多。這裡頭有一個規矩,也不是人人都可以辟穀,我看有一部分人不適合辟穀。比如說,結核病不要辟穀;糖尿病吃降糖藥的千萬別辟穀,這是一個;有代謝障礙、分泌障礙,這兩個系統有障礙的,比如說白血病這一類的病,有血液病的不要辟穀;免疫缺陷的疾病不要辟穀,不適合於辟穀。
  辟穀對急性病不行,不能用。一定得有這個限制,要不,會出問題。所以這個辟穀要有人指導,就是說什麼病不能辟穀、什麼病可以辟穀。必須聽清這一點兒。做導引的有,服氣的也有。現在吃棗的、吃水果的都有,這個沒有區別,但是和不吃的是有區別的。
  人為什麼會饑餓?如果說從現代醫學的生理學上講,人的饑感來自哪兒?來自胃強烈收縮,胃排空了以後,它就要強力收縮,這時候感到有饑餓。就是我們這個資訊系統就送信來了,說你趕緊吃東西,不吃不行了。吃了東西以後為什麼就會不餓了?當然反過來說,胃的收縮沒有了,這是很膚淺的一個問題。我們再深一步說,我吃了八碗米飯,我還加上了四盤木須肉,我還餓得慌啊,你說還吃不?我吃的肚皮撐得疼,我還想吃。這問題有沒有?你經過嗎?(學生:有。)你要經過,我就跟你說說。這麼長的大玉米餅子,稱了稱,三個二斤,就是三個大餅子一公斤,我吃了九個。我一點兒也沒有誇張,我吃了九個,你說我吃的什麼菜啊,炒土豆絲,擱了那油就和在油裡撈出來,剩下的油又倒上一樣。吃了三大碗,這叫菜。我吃的時候,我就松了兩次腰帶。最後,拉倒吧,我就鬆開吧。我可逮住你了,今天我非吃飽了不行。我吃著,人家就看著笑。誰呀?管我們的人就看著笑。你笑你的,我吃我的。我也笑,我高興啊,我兩個月一天是四兩多,四兩七錢三,我今天逮這麼一頓,那太美了。吃,吃,吃……肚子疼還想吃,餓的慌。這是怎麼回事兒?這個時候撐的肚皮疼還餓,這餓是我們細胞的餓,我們細胞沒有能量,還是那種饑餓的感覺。不是說像我們正常人,餓了,胃排空了,胃的強力收縮引起來的饑感,我們吃了,胃不收縮了,不餓了。不是,這是細胞的饑感,我們細胞裡還是缺乏營養,缺乏能量。這個現象就是說我們今天吃了九個大餅子,它的營養並沒到細胞裡去,只是在胃裡撐著那個胃讓你疼呢。
  辟穀前三天,饑餓感一天比一天強烈,這是為什麼?我們身體這個生化程式是有習慣的,是個習慣性的運動。我們吃了飯以後,消化、吸收、分解、合成、利用、貯存,一個程式,每天在這麼一個程式當中工作。我們進入辟穀了,沒吃,它這個程式就等著新的食物進來,就要工作。它不進來,等一頓不進來,等兩頓……三頓還不進來,不行,它呆滯著,等著,還等著呢,沒活動,我們這個細胞已經在開始饑餓了。第二天,深層的反應,細胞更加饑餓,所以我們就更加饑餓難忍。到第三天,達到頂峰了,這時候是最痛苦的時候。為什麼到第四天逐漸就好了呢?我在《本能論》上談過這個問題。我們這個生命系統走到這個時候它要產生一個自救性的調節了,它趕緊的要活動了,不能再等待了,它把我們儲存的東西游離出來,轉化成能量,送進細胞去了,細胞開始接到營養了,所以饑餓緩解了。第五天、第六天……一天比一天正常的活動,沒有饑感了。
  學生:人儲存的糖元是有限的,辟穀是在消耗,為什麼辟穀以後越來越有精神?
  郭老:人體儲存能量是有限的,每一個人都有儲存。時時在消耗,消耗的結果就是有精神有體力。你認為這儲存一少了就沒精神了?不是,儲存的越多越沒精神。因為利用障礙,所以儲存的越多越沒勁。你問問那肥胖的你就知道了。你這個提問非常好,讓大家明白一個問題,明白了這個過程了嗎?為什麼我們前三天一天比一天的餓,到第四天以後就緩解,明白了不?不是別人,是我們自己內部的一個機制——自主性調節,它活動起來了。
    我們不是儲存越多越好,我們是一個過程:分解、合成、轉化、利用、儲存,這個過程的活動完美。到山區看看,山區的老鄉多數是乾巴瘦,吃的那些東西遠遠不如城市人吃的有營養,他比我們的力氣大多少倍呀!你去比一比吧。背著那麼重的東西去爬山,你試試。你不行,你別看你胖,你絕對不行。我們不是儲存多少,我們是利用的能力大小。
  自古到今,辟穀不成功的都是這前三天熬不過去。在道家、釋家辟穀的,我敢說基本上沒有不成功的。因為什麼呀?因為他有個東西吃。沒有饑感了還不能成功嗎?第一天沒有饑感,第二天沒有饑感,第三天沒有饑感,第四天沒有饑感……以後還有饑感嗎!
  因為什麼吃這個東西沒有饑感?我告訴你,你在辟穀的第一天吃這個東西,並不是它本身有多少營養,共總二十幾克,連半兩都沒有,這麼一點兒東西,能有多少營養?而是它能以在你利用過程裡頭起的作用,它能參與你的自主性調節系統,在你利用儲存能量的這個空間裡頭活動,所以你第一天、第二天、第三天……你幾天也不會有饑感。比如說,讓你分泌、代謝、轉化、利用這幾個環節上有一個生態的活動,你怎麼會有饑感呢?如果我說的是對的話,吃了這東西第一是沒有饑感,第二就在過程裡每一個環節證明我說的是對的。
  比如說,吃了這個東西,就說喝了這杯茶,你整個的生化程式在活動起來,你要分泌好,你代謝就好。你沒有吃飯,沒有吃穀類,你大便可以少,但有。如果沒大便,排臭屁!如果這個活動要是完美,排出的屁一定是特臭、惡臭。它把有害的東西排出來了。既然把有害的東西天天要往外排,你身體裡頭是個什麼環境?你在這個環境裡頭就會不自覺的感到一種喜悅、舒暢。這跟你的內分泌、代謝,跟情緒是連在一起的。還有一個,如果說這個茶真有這個作用,七天你的皮膚會變細、變潤、變得有光澤。一定是這樣。你體重如果說要超標準,你一天比一天的減,但是你體力是逐日提升、精神逐日提升。如果我說的是實話,你就會得到這些結果,因為這些結果是你內部環境的變化表現在外面的一種反應。這是道家、釋家一些大家們辟穀成功的原因。
  還有一個,長期的辟穀、連續的辟穀,你會有一種感覺,但是必須得喝這種茶,你就發生一種感覺,我可以不喝了,我只要喝水就行了。喝什麼水?就是白水。說山泉水行不行?行,一定得是沒污染的水。如果要是怕有污染,燒開再喝。到最後,你的能量消耗盡了以後,你就走了,留下的是不腐敗的屍體。因為你身體內每一個細胞之間、每一個細胞之中任何一個空間當中所有能使屍體腐敗的活性物質一個不留通通都排出去了,就是道家說的三屍蟲都排出去了,你得到的是屍體不腐。
  我今天說這個話,我是負歷史責任的,這是我對歷史的解釋,也是我對歷史的這個現象對後人留下的一個見解,我相信後來的人一定會高於我很多很多,會比我說的更清楚。
  我順便還要說一個問題,為什麼我今天突然要講辟穀?不是沒有原因的。第一個,這是很必要的。第二個,是很痛苦的。為什麼用這個詞彙來跟大家說我今天要談辟穀的原因。我看到了,我們被人家在誤導著,天天是吃啊吃啊吃,病啊病啊病,藥啊藥啊藥……到終身(服藥),這不是悲劇嗎?如果說這個智慧被廣大的、所有的同胞們都能明白,自己知道我該進入養生,我該進入一個本能系統的養生——辟穀,我病沒有了、我病不生了。我們解決了一個大問題,證明了一個大問題——中華文化的偉大,中醫是不用藥而用智慧完善生命、保護生命的一個文化體系。我的目的就在於此。
  希望大家在這個問題上交流一下。有辟穀的可以談一談自己的感受,成功的可以說,失敗的也可以說。有什麼說什麼,甭不好意思。
  學生:我叫範**。我之前經歷過三次辟穀,都是清水辟。第一次三天,第二次六天,第三次五天。第一次在去年四月份,不算成功,第二天的時候就已經躺下了,身上沒勁。到第三天的時候實在是不行了,走不了了,所以就複食了。複食以後二十多天又開始第二次辟穀,第二次是六天。也是第三天的時候就躺下了。躺在床上也不能動,而且左腿憋脹疼,瘦的手跟雞爪子似的。又黑又瘦,而且還吐。最嚴重的是吐,吐了兩天兩夜。但是複食了以後,效果非常的好。包括自己的精神、皮膚各方面都很好。第三次辟穀是今年的四月份,也不算太成功。也是在第二天就躺下了,也是沒勁,又吐一些泡泡狀的東西。這次也是辟穀了五天堅持不下去了,非常難受,躺在床上。別人去了以後,我說給我倒杯水,就是連倒杯水的力氣都沒有。這次辟完以後效果也還是有的,包括皮膚、精神頭什麼的都還好。頭三次就是這樣的。這次辟穀今天是第五天,這次就是站起來了,而且是從很遠的地方跑到郭老這兒來了。這次我就是吃了郭老說的二十一克的那個茶,今天是第五天,剛才說的那個想唱歌的人就是我。這次非常有精神,昨天還有想開車的感覺,精神非常好。這次非常感謝郭老提供的這個二十一克的小茶包。謝謝郭老!
  郭老:現在這個辟穀非常混亂,理論、方法都很混亂。我們要先澄清這麼一個東西才能使大家真正的受益,遠離受害。一些受害都是方法錯誤的,理解也是錯誤的。這個孩子的反應可以說是我知道辟穀反應中最強烈的,這種嘔吐,這種痛苦。唯獨這一次她沒有反應了。第一天、第二天、第三天……一直到今天,一點兒反應也沒有,為什麼?就是因為祖宗傳下來的那一杯茶。還有喝這一杯茶的人,能不能說說感受?
  學生:我叫李**。我跟大家分享一下我曾經的兩次辟穀。我先說這次吧,這次我跟**師姐一樣,非常有幸吃到郭老傳承下來的這個辟穀茶帶來的益處,今天我也是辟穀第五天,不但沒有任何饑餓感,而且真的是神清氣爽。而且體內的廢物的排泄不但不因為沒吃東西而有所減少,每天都有兩次正常的排便,排小便的量也在增加,排氣也在增加。最關鍵的是,我的精神非常好。最近工作比較忙,在外邊跑的比較多,我婆婆說“你會不會暈倒啊”,然後昨天過節,“大家都在吃好吃的,你會不會饞哪?”在廚房裡,我甚至是那個做飯的,但是我沒有任何想要進食的欲望。前一次辟穀是蔬菜汁加營養素,辟穀十天,同樣也是不餓,但是沒有這一次這麼大精力、體力這麼樣的好。
  郭老:聽清了嗎?上兩天我也辟穀。我早晨喝了一杯茶,我就開始看見有好幾個人在等著我,外地的,我就給他看病。我忙了一上午,中午說“你吃點什麼吧?”我說“什麼也不吃,辟穀啦”。“你不想吃嗎?”我說“不想吃。”有幾個客人就問我身邊的那幾個工作人員,“郭老真沒吃嗎?”說“真沒吃”。“不信,沒吃都這麼大精神哪?”我就聽見了,我說“你看著我像吃了像沒吃啊?”“我看著你像吃了。”我說“這就對啦。”“還是吃了吧?”我說“沒吃。”我說“我要是說吃了我是騙你。”“那你說‘對啦’?”我說“沒有吃,精神不減、體力不減就對啦。”“哦,是這麼‘對啦’?”“對!”我一天喝兩杯茶,就是我那個特有的茶。我辟到第四天辟不了了,不是我想吃東西辟不了,是那些人哪!我惹不了,應酬不了,那天晚上開始吃了好幾個小紅蘿蔔,不想吃,你要認為我是撒謊,我就是撒謊,你要認為我是實話那就是實話,不解釋。因為你不知道,你說什麼都是對的,當你知道了以後,我就知道你說什麼了,誰都知道。別說了,白耽誤功夫。這兩個人足以說明正道的辟穀是什麼,他們就是缺乏一個——導引。
  學生:我和兩個師兄都出現過自然而然的辟穀。那段時間我們共同練靜功,站樁站的時間比較長,當時就是發現我這頓沒吃也不餓,精神、體力也都很好,就試一試能不能繼續下去。就這樣繼續下去有三五天吧,當時就是沒有理論的指導沒有敢繼續下去,當時每天活動量也很大,像正常的跑步呀、打球呀都正常的進行,比如打球還打一個多小時,好多的活動都正常的進行,還有睡覺的時間比正常要短一些,就是更清醒些。我那個師兄堅持的時間比較長,堅持了有二十天左右,到後來就覺得也是心裡沒底不敢再進行下去了。體重都有減少,我是減少了幾斤,我那個師兄二十多天減少了有十幾斤。這期間饑餓感並不強烈。
  郭老:這個自然辟穀,我不贊成。因為什麼呀?因為容易出毛病,這個毛病,十分之一也不行,百分之一也不好,最好是不出毛病。得要有一定的人去指導,在一個最安全的方法下。我是在這個最安全的方法中活動,這樣效果比你自然成功的要好得多得多,因為不是說你不吃飯就是最好的,不是,第一個是不吃飯,那是個現象,重要的是你內部環境的改變,內部能力的改變,這是重要的。辟穀也不是時間越長越好,也不是越短越好,要有一個適度,一個中庸之道,飲食也是這個樣兒,有個起碼的東西,就是這一杯茶,能保證你是安全的。你就是糖尿病,你只要不吃降糖藥、不用胰島素的,你吃這個東西也可以辟穀。你用這個東西不辟穀也可以好病。這麼說,因為什麼呀?因為是內部環境的本能系統的改變,把本能的障礙通了,這其中除了喝茶以外,一定要有一個導引,沒有導引的辟穀是不完整的。大家聽明白了嗎?你不要自己在沒底的情況下頭去辟穀,我不贊成。
  學生:我看到一個朋友三年辟穀,到現在始終沒有吃飯。每次和他吃飯,到餐桌上他總是喝水。我們吃著,他看著。我覺得很神奇。我問他“你為什麼到現在為止這麼長時間都不吃飯?”他說“我食天地日月之精華”。                                        
  郭老:這不是我今天講的內容。我今天講的這個都是可以實證實驗的。沒有一點兒玄虛的東西,三年不吃飯,我不敢想,我也不談這個問題。誰要估計三年不吃飯能行,要試,我說最好你別試,別的話沒有。說“服天地之精華”,我找了這些個年,我始終沒看到天地之精華在哪兒,我要找到,我早吃了。日月之精華也沒找到,我要找到我也會早吃了。我們不是在一句美麗的語言下頭活著,我們是在實實在在的大地上活著。一切主導我們的是這個大地,你別忘了這一點兒。還有比大地大的,你看,上頭這個,包容大地的這位比大地要大得多,那位主宰著大地。誰主宰它?是自然。人吃飯是自然的還是不吃飯是自然的?我想用不著去研究這個問題吧?這就是一句話,小孩子也會回答,我餓了。餓了就是要吃吧?三年不吃飯,吃日月之精華,我決不敢苟同這個道理。聽明白了不?我今天可不是搞玄乎的東西,我直到今天不跟這個玄乎的東西結親,從來我就遠離它。我堅信人離開大自然必死!對抗自然規律必有報應!辟穀多少天是合適的,也沒標準。乙肝辟穀我不贊成,我決不贊成,好病的方法多了,我絕不能用這個法兒。我們千萬不要這個玩意兒(指耳朵)進來的東西都去相信哪,不行,這兒進來的東西有的靠不住,這兒(指眼睛)進來的東西還有點兒可靠。大家聽見說有個詞彙吧——“耳食盲從”,當什麼講?千萬千萬記住這一點兒,這個關要把住。別一聽什麼就“啊,好”這兒也說好,那兒也說好,總是要有一個是非標準吧。今天在這兒跟大家說辟穀,這也是一個原因。到處說辟穀啊,五花八門,沒那些個,誰要想辟穀不是不可以,我非常贊成用這個方法來保護自己,但是你必須得知道你該不該用這個方法。你用的方法哪一個是正確的,哪一個是安全、正確、可靠、有效。你隨便說“我這一個多麼多麼好”,現在有一種傾向,越玄越好,大家千萬警惕這個事兒。
  今天我得到了三個人的資訊,我是今天才得到的。一個是過去辟穀有強烈的反應,這一次沒有了,為什麼?因為一杯茶,凡是用這杯茶的都沒有饑感,很平安就開始進入辟穀。這杯茶這個方子我早就用過。因為他們說現在這個東西怎麼找不到了,沒野生的,如何如何,我說一定找野生的,我找了好幾個月,才給我找來了。我才吃吃,我說還是那個效果,和以前的效果完全一樣,可靠,我才有膽量對大家說這個話,你可以解脫了饑餓的痛苦進入辟穀。
  


鮮花

握手

雷人

路過

雞蛋

最新評論

Archiver|手機版|大医传承 中医论坛

GMT+8, 2021-4-17 04:12 , Processed in 0.714631 second(s), 1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頂部